279 俪人

小说:锦若安年 作者:酌颜
    裴锦箬的唇角已经弯起,他当时那话,还真不是哄她的?

    谁知,眼角余光瞥见燕崇正不错眼地望着她,笑意到了唇边又被她抿平,淡淡应道,“马马虎虎吧!”想用一件披风就让她原谅他,门儿都没有。

    扶了绿枝的手,她径自往一旁候着的马车走去。

    靖安侯府的马车规制不同,自然比之裴府的要宽敞舒适许多,裴锦箬却并没有什么生疏之感,毕竟前世她嫁给燕崇数个年头,进出都是这样的规制。

    车内设了软座,她堪堪坐下来,便见得车帘子被人掀起,燕崇却是钻了进来,绿枝则识趣地立刻避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进来了?”她皱眉看他,他不都喜欢骑马的吗?上回,从西北回京,也不过是因着有话与她说,这才钻进马车与她同乘了一段,难不成,今日也有话交代?怕她在宫中贵人面前失礼,丢了靖安侯府的颜面?

    谁知,裴锦箬却是全然想错了,燕崇还真没那么多理由,从西北回京的这一路上,他倒是想时时与她待在一处呢,不过是因着彼时他们到底尚未成亲,他还得顾及她的清誉。如今,却是不一样了,名分已定,她,已是他的,谁还能说什么么?

    燕崇朝她咧嘴一笑,“绾绾好狠的心,这才新婚头一天,便开始嫌弃为夫了,莫不是……为夫昨夜表现得不好?”后面一句,他已是凑到她耳边,轻声低语的,音调压得很低,外边儿的人是听不见的,裴锦箬却是听得又羞又恼,抬手便是猛捶了他胸口一记。

    谁知,手却是被他紧紧按在了他胸口。

    她想抽又抽不回,只能恼恨地瞪他,“你真是口无遮拦!”

    燕崇却是满不在乎的狂肆,“怕什么?两口子之间的私话,还怕谁听了去不成?”眼见裴锦箬别过头去不理他,他话锋一转而轻柔,“好了!从这儿到宫门还有一段路,你靠着我歇会儿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拍了拍自己的膝头。

    裴锦箬狐疑地看他,他是为了这个才进马车来的?

    “快点儿!你不想一会儿去进宫谢恩时没有精神,惹人笑话吧?昨夜本来就没有休息好。”燕崇说着,已是不由分说将她的头压在了自己的膝头上,力道不至于弄疼了她,却也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也不想想,她是因为谁才没有休息好。裴锦箬无声地哼了哼,略一迟疑,倒也安之若素了,她确实有些累,从靖安侯府到宫门,怎么也还得走上半个时辰,哪怕闭着眼,养养神也好。

    马车晃晃悠悠中,她枕着他的膝头,倒是还真迷迷糊糊了起来。

    燕崇低头望着她的芙蓉面,还有眼底隐隐可见的黑影,心里却是又满足,又心疼……

    他也没有想到她居然娇弱成那样,昨夜看她浑身上下都是青紫的模样,可是吓坏了他,赶忙去将喝得半醉的庄老头从被窝里挖起来,寻了他那儿最好的祛肿散淤的药,及时给她涂抹了,方才,她沐浴时,泡了药汤,又交代了袁嬷嬷再给她抹了一回,偏偏,他方才瞧她走路时,还是有些不自然,不过是强撑着端雅姿态罢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又是心疼,又是愧疚……

    偏偏昨夜那事儿……

    燕崇苦笑了一下,终究是压制太久的缘故,一经开闸,便一发不可收拾了。可若是让她知晓,昨夜还是他克制了几分的结果,只怕会将她吓得退避三舍了吧?

    不行!可万万不能让她怕了这事儿。

    从靖安侯府进宫的这一路上,燕崇一直望着裴锦箬的睡容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若是让裴锦箬知道,他一脸的深沉,琢磨得却尽是这样的事,只怕要气得死命捶他了。

    她那拳头落在他身上,倒是不痛不痒,他却还怕她疼了手,让他心疼呢。

    快到宫门时,燕崇轻轻将裴锦箬摇醒,看着她睡眼惺忪的样子,心疼得不行,“乖!咱们一会儿早些出宫,回家好好睡。”

    唤了绿枝进来,帮着她整理了妆发,等到一切妥当时,马车也缓缓到了宫门口。

    宫门处早已备了软轿,郑皇后跟前的素英姑姑已是等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见得燕崇亲自将裴锦箬扶下马车,面上的笑容却是没有半分的异样,笑着上前向两人行礼,“奴婢见过世子爷,见过世子夫人。陛下此时尚在早朝,皇后娘娘已去了寿安宫请安,特意命奴婢请了世子爷和世子夫人,一道往寿安宫去,太后娘娘怕是已经盼了许久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是陛下与永安长公主的亲生母亲,也就是燕崇的亲外祖母,自然是心急要见外孙和外孙媳妇。

    裴锦箬上了软轿,被晃悠悠抬着往寿安宫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裴锦箬不由得回忆起了从前,太后对她,虽然不如萧灵犀那般毫不掩饰的抵触和厌恶,却也自来是冷淡的,唯独……只有在燕崇在时,待她多了两分亲和。

    裴锦箬从来不怀疑太后对她的不喜欢,也想过是为什么,大抵是因着她出身低微,配燕崇确实算是委屈了他的缘故吧?那么……今生也别抱太多的希望好了,太后说不定,还是不喜欢她。

    软轿慢慢落了下来,轿帘被掀开,燕崇的笑脸探了进来,将手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裴锦箬将手伸出,立刻,便被他紧紧握住,出了软轿,夫妻二人并肩而立,端得是一双俪人。

    随在素英身后,两人进了寿安宫的宫门,一边走,燕崇一边低声对裴锦箬道,“你的手有些凉,可是不暖和?”

    今日,天阴得厉害,北风也吹得紧,怕是会下雪。

    裴锦箬摇了摇头,她穿的够暖和了,只是,这手,却自来便要比旁人凉上几分,尤其是冬日里。

    燕崇蹙了蹙眉,“你不要紧张,太后娘娘是最最和善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裴锦箬不置可否,点了点头,太后娘娘是你外祖母,对你自然是和善,对其他人,那便未必了吧?

    “锦箬,你来了?”正思虑着,两人已是到了正殿前,萧灵犀早已候在了廊下,一见得裴锦箬,便是欢喜地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到得近前,却是被燕崇冷眼一盯,加之一声咳嗽,便是刹住了脚。

    “长乐,称呼不对啊!我们昨日,可已是成亲了。”清了清喉咙,燕世子的语调带着两分不悦。

    萧灵犀脸上笑容稍敛,几不可见地撇了撇嘴角,却还是乖乖改了口,“表嫂!”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花客中文网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 sitemap7 sitemap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