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17章 奇怪的沟通

    夜里,骆家。

    “景陵夜里吃了么?”骆铁匠问王翠莲。

    王翠莲摇摇头:“不清楚呢,都是宝宝在陪着他,夜里的饭菜也是她端进屋去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骆铁匠道:“景陵这孩子看样子还是蛮听咱宝宝的话的,估计能吃几口。”

    左君墨突然道:“骆大叔,我有个不情之请,还望你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君墨啊,咱都是自己人,但凡我能做到的,一句话的事儿。”骆铁匠憨厚一笑,道。

    左君墨道:“这趟接宝宝去我家看元宵花灯,我想多留她在我家住一段时日。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景陵这孩子回来也都两个多月了,跟谁都不亲近,我也从未听他开口说过话,更不跟左家庄的同龄孩子们玩耍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趟来了长坪村,他却跟宝宝很亲近,所以我想让宝宝留在我那里,跟景陵做个伴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过分,毕竟宝宝是你们的掌上明珠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骆铁匠笑了笑,打断了左君墨的话道:“君墨啊,你不用解释那么多,你要说的话我和你婶子都清楚。是吧翠莲?”

    旁边的王翠莲微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骆铁匠接着又道:“这件事,不管是我们两口子,还是娴夫人,我们都不能做决定,你得亲自问宝宝,她要是答应了,我们是二话不说!”

    左君墨点头,他要是其实就是这句话,说服骆宝宝去左家小住,他有信心。

    “景陵这孩子之前在扬州那边从未念过书,上回接他回来后,我原本是想要送他去蒙学的,也已经七岁多了,到今年,就该算八岁,可是他在庄子里的学堂才待了一个上昼就跑回来了,后来死活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娘宠着他,也不强求,便请了先生回来在家里专门教他,也教了两个多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趟宝宝跟着一块儿过去,我会安排他们两个一块儿念书,你们觉得如何?”左君墨又问。

    骆铁匠笑着道:“既然玩耍,还能接着念书,这敢情好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君墨,我家宝宝自小就被她那狠心的爹逼着学拳脚功夫,每天清早都要扎马步啥的,你们景陵呢?”

    左君墨微微一笑,“景陵也在学。”

    虽说景陵的生母是左君墨最不想提及的一个存在,甚至连那女子的样子都记不清了,可是景陵的身上流淌着他的血脉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 将来左家的一切,不管是家产,人脉,各方面资源,还是墨家一派几百年来的传承,左君墨都会悉数交到景陵的手里。

    所以识文断字,拳脚功夫,这是最基本的。

    听到左家对孩子的教养方式跟自家差不多,骆铁匠和王翠莲也没啥不放心的。

    何况宝宝一个人在家里也怪无聊的,如今跟景陵一块儿念书,习武,挺好!

    后院,景陵的客房里。

    骆宝宝手里捧着一碗饭菜,饭头上还有一只鸡腿,正在诱哄着景陵吃。

    可是,今夜的景陵的却很不配合,不管骆宝宝说什么,做什么,他都只是抱着被子静静的看着她,黑漆漆的眼睛里,有着跟年龄不符的深沉。

    “景陵,你到底咋啦?为啥不吃饭呢?是不是有啥心事啊?”骆宝宝也有点气馁,问道。

    景陵依旧没说话。

    骆宝宝有点生气了,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这样去哄过谁呢,从来都是别人哄她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不吃,那我不逼你,你好好歇着,我也走了。”

    骆宝宝说着,随即站起身来,转身之际,衣角却被一只小手给拽住了。

    是景陵。

    他正仰着头望着她,眼底似乎有东西要表达,唇却紧抿成一条线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啥话想跟我说?”骆宝宝问。

    景陵点头。

    骆宝宝看着他,突然灵机一动,“你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随即,她来到桌边,把饭碗放下,转身在抽屉里一通找寻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就找到了一根碳素笔,外加一张纸,回到床边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懒得动嘴皮子,就把你想说的些下来吧?”骆宝宝道。

    景陵拿起那根碳素笔,好奇的打量着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跟我们平时用的毛笔不一样啊?哈哈,这是我娘用的笔呢,写字老方便了,你可以试试呀。”骆宝宝道。

    景陵便拿起笔,在纸上画了一根线条。

    眼中露出几分光亮来。

    骆宝宝勾唇,“听左舅舅说,你已经认了两个多月的字了,想必也能写一点吧?你写给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景陵红了脸,看着骆宝宝身后。

    “咋?你还不好意思当着我面写了?得,那我背过身去啊,你写好了喊我。”她说着,随即转过身去,却竖起了耳朵捕捉身后的动静。

    果真,不一会儿,身后便响起了沙沙的声响,那是碳素笔在纸张上划过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景陵会写些什么呢?

    骆宝宝在心里好奇的猜测着,她有些为自己的聪明机智点赞,竟然想到了这种法子跟景陵沟通,哈哈,我骆宝宝果真是天下第一聪明的人呢!

    不一会儿,身侧的衣裳角就动了动,一张纸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骆宝宝赶紧接过那纸并拿到眼前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纸张上,出现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字:

    鸡腿,不、喜、欢!

    骆宝宝讶异的问他:“咋?你不喜欢吃鸡腿呀?那你喜欢吃啥呢?”

    她把纸笔又递过去。

    景陵拿起笔来准备下笔,突然犯难了。

    骆宝宝以为他是不想当面写,主动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这一会儿,身后的沙沙声持续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骆宝宝咬着手指头,按捺着兴奋,听这声音景陵好像都要把纸给写满呢,这小子,才学了两个月的字就能写那么多?好厉害呀……

    终于,纸张从身后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骆宝宝接到手里埋头细看,却傻眼了。

    纸张上确实是密密麻麻的了,不再有任何落笔的空地,可是,除去先前那几个字,便再无其他的字。

    “景陵,你这是画的……鱼吗?”

    骆宝宝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景陵认真点头。

    骆宝宝细细数了下,大大小小的鱼儿,统共画了将近十条。

    骆宝宝从第一条鱼开始重新细看,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景陵,这第一条鱼我认得,是草鱼?”

    景陵点头。

    “第二条脑袋大大的,像是……胖头鱼?”

    景陵勾了勾唇。

    “第三条……鳊鱼?”

    “第四条是黄辣丁鱼!”

    “第五条……”

    “景陵,你画这么多鱼做啥?该不会你是想告诉我,这上面的鱼儿都是你想吃的菜吧?”骆宝宝最后问道。

    景陵不说话了,巴巴的望着她,便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下嘴唇。

    俨然是馋了。

    /book_32035/l

    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花客中文网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 sitemap7 sitemap8